申博体育盘口
联系我们
销售热线:
Contact Hotline
传真:

E-mail:

公司地址:
天津东方白鹳集体死亡检测量明显不足疫情当下
 

  原标题:天津东方白鹳集体死亡检测量明显不足,疫情当下呼吁紧急增加检测量 绿会研究室

  2020年11月21日至25日,在天津市滨海新区宁车沽和位于宁河区境内的清河农场等区域发现33只东方白鹳疑似中毒,其中32只死亡,1只救活。12月3日晚,天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对其中3只死亡个体的检测结果进行了公布(监测机构包括:天津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,公安机关,中国农业科学院长春兽医研究所和东北林业大学):毛毕吸虫危害和产气荚膜梭菌感染。[1]

  这一检测结果公布后,受到广大志愿者及网友的普遍质疑:致死原因真是如此吗?与往年检测结果为何相距甚远?

  从时间上回溯:2019年11月14日至12月19日,河北、天津多地发生了6起东方白鹳遇害事件。调查结果显示,遭遇危害的19只东方白鹳中有11只确认为中毒死亡。[2]

  2012年11月,在天津北大港万亩鱼塘,大约50多只东方白鹳遭遇集体中毒,志愿者确认死亡20只,13只救活,其余下落不明。

  上述一系列事件中提到的东方白鹳(Ciconia boyciana),是一种大型的湿地水鸟(涉禽)。它们春季在俄罗斯和我国东北地区繁殖,秋季南迁至我国长江中下游湿地越冬,次年春季再返回繁殖地。在跨越几千公里的迁徙过程中,它们依赖一系列湿地进行休息和觅食,以积聚充足的能量,完成下一阶段的旅程。以上事件即发生在秋季东方白鹳向南迁飞过程中。其中,天津、河北所在的环渤海湿地,是东方白鹳及其他众多水鸟迁徙的必经路线。

  根据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(征求意见稿)》[3],《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--脊椎动物卷》[4],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红色名录[5],东方白鹳属于濒危的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,全球存世数量不过几千只。[6.7.8]

  如果说,在亚洲东北部,东方白鹳繁殖地的偷猎、栖息地的丧失、环境污染,在迁徙路途中湿地环境变迁、与迁徙途中水产养殖户的矛盾[9]等,是我们已经知道的造成这种珍稀水鸟数量减少原因的话,那么在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肆虐2020的年,这32只东方白鹳的死亡,不免让我们想到还有太多的问题,亟需厘清,需要从死亡标本中寻找答案,而不是让它们在冰箱沉寂,最终一埋了之?

  1.受到鸟类毛毕吸虫危害,对于东方白鹳来说,是不是一个不能避免的普遍性问题?

  2.如果说产气荚膜梭菌感染是一个普遍存在不可避免的危害,那为什么会在今年造成这么大数量的东方白鹳的死亡?

  3. 做尸检的这3只东方白鹳,检测结果都认为是受到了侵害和感染而死,那么其余29只东方白鹳是不是也经历了同样的不幸?

  4.对于携带定位设备的1只遇难个体,是不是能从它们的定位信息中提取更多的证据信息?

  5.东方白鹳的活动轨迹与染病死亡之间有没有联系?在未来对该种群的检测中,是不是能及早发现染病情况,并及时给与救治?

  6.对于有位置监控的个体,它们的迁飞路径,是不是也能反映路途中各地的生态友好性?

  7.对于东方白鹳这种濒危野生动物,这些意外丧生的个体有没有最大限度地对科研工作者开放,用以推进人类对这个物种的认识?有没有快速通道,可以让相关研究者都能够第一时间触及到这些珍贵的样品?对检测结果进行比对,而不是一拖再拖?

  我们相信,没有人想看到东方白鹳这种美丽的大鸟横尸郊野。近年来,虽然官方和民间对每次的集体死亡事件都做了及时报道和初步调查,但这些还远远不够。前车之鉴,后事之师。难道不需要深入探究原因,以避免类似悲剧重演?

  尤其是今年疫情之下,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解放思想,跳出旧的行政思维的羁绊,在这次东方白鹳集体死亡事件中,尽快启动对剩余29只死亡东方白鹳死因再检,最少需要2-3家检测机构独立完成,切实推进相关科学研究,为未来构建更清晰、更科学的野生动物保护与救治探索新模式,不要让代价再次成为代价。

  6.刘志鹏,李晓民. 关于东方白鹳的研究进展.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. 2008(1):77-78

返回顶部